金阳新闻网 > 游戏娱乐 >

西昌救助站生活调查:艾滋病孤儿表情淡漠

时间:2019-07-11 07:54 来源:未知  手机版

草榴节,gift彩虹的浪漫,陈伟霆为阿sa改纹身

解说:这个孩子到底是谁?他的父母究竟为什么要把他留在敬老院门外,孩子的命运又会如何呢?

我叫李小萌,37岁,记者,我知道自己哪天出生,父母是谁,家住何方,获得这些个人信息对我来说理所当然。但是,对于那个孩子来说,这些最普通的个人信息却可能是永远的秘密。

这个坐在地上的小家伙就是被敬老院院长发现的孩子。

同期:他自己坐下去。

同期:起来吧,你把他拽倒的。

同期:没事的,没事的。

同期:咋个啦?不哭,不哭才是乖娃娃。

解说:这里不是他的家,也不是寄宿制的学校,而是……

同期:是不是你?你还要照呀,你这么爱照相啊?你摆个姿势给我?来,你摆个姿势,最帅的。

解说:这群被安置在救助管理站里的孩子,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几乎都难以回归自己的家庭,看上去有些简陋的平房成了他们得以躲避风雨的居所。

谈月(西昌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他不好动,他不接触其他人,一个人经常都是静静地自己坐在那里。

解说:谈月是救助管理站的副站长,她和这个在敬老院门口被发现的小男孩已经相处了三个多月。

记者:你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的时候,第一眼看见他是什么样子?

谈月:我看到他就一个人坐在那个屋子里的小凳子上,哼哼唧唧的很不舒服的那种感觉,然后面色就是面黄肌瘦,眼睛也没有眼神,就耷拉着脑袋,就这样不舒服(的样子),后来带小孩的阿姨就跟我说他一点都不想吃饭,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很烦躁,睡不好。最重要的是她们给他换洗衣服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肚子鼓鼓囊囊的,胀得很大,肿胀着,但是他的胸部,胸腔这边的肋骨那些地方全都是皮包骨头,很瘦很瘦的一个小孩。

解说:谈站长和救助站的同事把孩子送往医院,经过检查发现孩子得了肠梗阻。

谈月:住了十天的医院就把肠梗阻那个问题就给他解决了,我们又把他接回到站里。

解说: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刚出院的孩子又开始生病了。

谈月:开始就是浑身就长那种小疹子,再过了几天小疹子破了以后,全身的皮肤开始溃烂。

记者:你们给他采取什么措施进行治疗?

谈月:马上又第二次送医院。

解说:这次,谈站长他们被医院告知孩子的病远比想象的要严重,而要想给这个孩子进行治疗也绝非易事。

2010年7月中旬,当地的疾控部门对孩子进行了艾滋病的检测。

刘倩萍(西昌市皮肤病性病防治站 站长):这是一个病得很深的小孩。

陈康林(西昌市皮肤病性病防治站 副主任医师):表情是淡漠的,不哭不笑,没有表情。

解说:刘倩萍是当地皮肤病性病防治站的现任站长,陈康林则是已经退休了的老站长,长期的工作积累令他们都意识到孩子的病症很可能是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所致。但是,下一步还必须给这个孩子进行艾滋病病毒的确证检测。

陈康林:按国家规定,他的检测必须要有个人全面信息,他的姓名、性别、年龄、家庭住址、门牌号、身份证号都必须要。

记者:为什么做艾滋病的检测必须要提供这么多的丰富的个人信息?

陈康林:因为在艾滋病工作才开展的时候是不要实名制的,最后全国发现很多艾滋病感染者查出来过后没有详细信息,无法跟踪和随访治疗,最后国家慢慢地就实行了实名制检测。

解说:我第一次意识到如果一个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提供最普通的基础个人信息无论对于检测和救治都会变得十分重要。那么对于这个孩子来说,除了他的父母之外,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和出生日期。这是否意味着他将很难获得进一步的检测和救治呢?

陈康林:没有姓名,没有年龄,没有他的父母信息,那是挺麻烦。

记者:那这种麻烦目前解决不了?

陈康林:还是就这样,双方的主管领导下来研究特事特办,然后给他取名,他的岁数只有根据他的公斤体重来估计。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jinyangqh.com/youxiyule/4078.html

本文标签:同期 民生 孩子 解说 记者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