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阳新闻网 > 科技知识 >

西昌大队取下26枚肩章

时间:2019-07-11 07:54 来源:未知  手机版

爆竹声,气质联用,别克encore昂科拉

 西昌大队的营区如今无比安静,安静到只有红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这里所看到的是一片沉默的场景。4月2日下午,大门口站岗的一位消防员盯着面前的公路,许久才眨一次眼睛。另一名消防员梁桂坐在岗亭的台阶上,低着头,双手搭在膝盖上,一动不动。两个人就这样相对无言。营地里面也像是按了暂停键,几乎每个宿舍里都有三两个消防员木然地坐在床边。

 3月31日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森林大火带走了30条生命,其中有26人来自凉山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

 梁桂的8个室友里,有5位上了火场,一个都没能回来。他本来也要去,但因为感冒发烧,被安排留在营地“看家”。

 “不愿你们逞英雄!这一天铭记一生!”他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室友集体合影,并把头像改成了黑白色。合影那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春日,大家坐在营地训练场的台阶上,把迷彩服的袖子卷到臂弯。有人一脸严肃,有人互相手搭肩膀,笑容灿烂。

 如今,营地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只是变得冷清了:床上的“豆腐块”被子,是他们半夜紧急出发时叠好的;蓝白相间的大檐帽放在被子前;水房墙壁上的架子上,整齐地摆放着脸盆,脸盆下方挂着的军绿色毛巾排成一条线。

 床铺上还贴着一个个名字,排着固定编号的脸盆还等在原地,但其中的26个,再也等不到它们的主人归来。

 一位消防员记得,3月30日晚上9点左右,他在水房遇到前一天刚从另一场森林火灾现场回来的唐博英。

 “我明天要下个街(去市区),买点好吃的,好好吃一顿,这几天(打火)太累了。”唐博英一边冲澡一边说。

 几个小时后,也就是3月31日深夜1点,唐博英接到木里县森林火灾的任务,连夜赶往火场。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连续两天,唐博英的这位队友都整夜失眠。

 “我一闭上眼,就感觉听到了他们说‘我们回来了’,甚至连他们脚步踩在地板上的震动我都能感受到。”他望着马路,眼睛逐渐变红。他转过头去,声音几乎失控:“整天从一睁眼就在一块,吃饭、训练、睡觉都在一起,说没就没了,我接受不了啊。”

 这次火灾中,牺牲人数最多的三中队和四中队分别住在宿舍楼的二楼和三楼。这两层楼静得出奇。平日这个时候,宿舍里总会传出说笑声,水房里会有哗啦哗啦的流水声。有时还会有四中队三班的孔祥磊弹吉他的声音,整齐划一的生活里,音乐是一种调味剂,战友们喜欢围着他唱歌。

 如今,这把吉他安静地躺在孔祥磊的衣柜里。接到去火场的命令之前,孔祥磊抱着它弹过歌星孙燕姿的《遇见》,然后把弹吉他的视频发到微信朋友圈。“老领导说这是爱情的冲锋枪。”他在朋友圈里写下最后的文字。

 这个29岁的云南红河小伙“遇见”了他的意中人,不久前在老家订了婚。假期还没结束,他就接到任务,冲进大凉山的一个又一个火场。

 “孟兆星,三中队二班消防员”,一个衣柜的标签上印着使用者的简单信息。照片上,孟兆星微微昂头,鼻梁高挺,眼神里带着稚气。

 他是甘肃金昌人,3月刚过完20岁生日。衣柜里从上至下依次摆放着他的帽子、枕头、制服和鞋子。这双40码的鞋子上还粘着一点泥土,鞋跟已经磨薄,见证着他走过的路,爬过的山。

 那些挂在衣柜里的衣服,有一些东西被静静地摘掉了。国家应急管理体制改革之后,这支森林消防队伍已经退出现役部队,但是,这次大队依然遵从军人的传统,把那些烈士制服上的肩章取了下来,交给了悲痛的家属。

 在这样的季节,傍晚的空气变得微凉,年轻人原本喜欢在驻地的篮球场上打球。但是眼下,球场上空无一人,风吹过时,卷起一片黄土。

 当地人说,在大凉山的春天里,风是不会停的。在火场上,风往往是火灾最大的帮凶。这一次,这些年轻人正是因为遭遇风向突变,才被困火场。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jinyangqh.com/kejizhishi/4058.html

本文标签:火场 西昌 消防员 中国青年报 大队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