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阳新闻网 > 金阳房产 >

四川大学杰出教授曹顺庆:与钱锺书相识于一段学术“较真”

时间:2021-02-20 03:05 来源:未知  手机版

童心撞地球之灰姑娘,腾讯小七,浦东机场大巴时间

>曹顺庆在家中。

>《杨明照论文心雕龙》

>曹顺庆

上世纪80年代初,曹顺庆在四川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师承著名文艺理论家杨明照先生。杨先生对《文心雕龙》有精深的研究,其治学严谨,特别注重经典元典细读,深深影响了曹顺庆。

严羽创立“神韵说”?
钱锺书回信承认失误

在当时,“文化昆仑”钱锺书的《管锥编》《谈艺录》等文学批评作品刚刚出炉,就成为学界研究绕不过的必读精品,研究者众。在这两部作品中,钱锺书凭借自己渊博丰厚的学养、通达深邃的识见以及烛照纤毫的眼光,一方面继承了中国古代诗歌理论从具体细微的问题入手、语言诗意化等传统,每每于文学现象及作品的精妙阐解和对前人文评思想的“圆照周览”中,创化出许多精深透辟又具有可操作性的文评理论;另一方面也创造性地使用了一些新方法,主要是中西比较和各学科的贯通。
不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在阅读钱锺书这两部作品时,曹顺庆发现,钱锺书在对前人文评思想的“圆照周览”中,难免也会出现一些失误。特别是钱锺书的《谈艺录》写于烽火连天的抗战时期,而《管锥编》又写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资料的收集与查对面临诸多困难,而两部著作所征引资料的数量之巨、范围之广又是空前的,所以尽管钱锺书博闻强识、学力过人,仍然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字句讹夺、失检错漏之处。
比如在1985年版的《谈艺录》中,钱锺书多次征引《沧浪诗话》里严羽所谓“诗之有神韵者”。在曹顺庆印象里,《沧浪诗话》是南宋时期严羽所著古代诗歌理论,“神韵说”要到明清时期才得以形成。为了慎重起见,曹顺庆将《沧浪诗话》又全文核查了一遍,发现确实严羽没有“神韵”一说。虽然南宋严羽的《沧浪诗话》是清代王士祯“神韵”说的理论渊源之一,但严羽在《沧浪诗话》里并没有正式提及“神韵”一词。在曹顺庆看来,钱锺书混淆了“神韵”的提法和它的理论渊源。
出于对钱先生的景仰,曹顺庆担心,如果直接写文章发表指出自己的发现,怕对钱先生显得不够礼貌。思考再三后,他选择给钱先生写了一封信,道明原委,希望钱先生能在《谈艺录》再版之时改正过来。
钱锺书很快给曹顺庆回了信,承认这是一处在勘定引用时的失误。钱在信中说:“顺庆先生著席:奉到来函并新年贺柬,不胜感动。贱躯自去秋八月起患病,迄今尚未痊愈。拙著承勘订引文误漏,极感精心惠意。诸例皆在拙著旧本中,此类必当不少。”并在回信中引用了陶渊明的诗句,“渊明诗云:‘所云多谬误,君当恕罪人’”。
作为大学者,钱锺书的说法具有权威性,曹顺庆担心,如果研究者直接引用钱锺书的说法,而不加以查证,这样下去,以讹传讹,必将混淆真伪。让曹顺庆吃惊的是,确实曾有一个人写了一本学术专著,其中一章节直接命名为:“钱锺书论严沧浪神韵说”,文章里分析得头头是道,大加发挥,却从根本上忽视了《沧浪诗话》原文的说法。“其实只要稍加阅读《沧浪诗话》原文,回归文本本身,就很容易发现这个问题。”

“浪漫主义”还是“现实主义”?
这是伪创新带来的问题

除了忽略元典文本细读,容易导致伪创新,在学界,还有一些现象、做法,在曹顺庆看来,“是方向上的错误,做了大量无谓的争论和论述,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比如过于将中国的美学理论,与西方的文论概念进行生搬硬套的对应,在曹顺庆看来,“也是一个大问题。”
读文学史的都知道“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这两个概念。“这两个概念原本来自西方文艺理论,却强行要往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上生搬硬套:谈李白必说“浪漫主义”,谈杜甫就说“现实主义”。”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曹顺庆亲眼见识过一场激烈的争论。那是一场围绕白居易诗歌风格的讨论,有的人坚持白居易是浪漫主义,例举《琵琶行》中“江州司马青衫湿”,多么有感情多么浪漫!有的人又认为他是现实主义,例举《卖炭翁》,多有现实关照的情怀啊!“双方争论不休,后面吵到吃饭都不坐一桌了。”曹顺庆笑道,现在回过头看,其实就是对西方文艺理论不恰当地套用。“我们古人评价李白惯用‘飘逸’,评价杜甫惯用‘沉郁’,这就很好嘛,何必一定要浪漫主义、现实主义?”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jinyangqh.com/jinyangfangchan/30907.html

本文标签:诗话 风骨 神韵 文心雕龙 浪漫主义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